大采育 [切换站点]
热门站点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同城头条  >  情感  >  长征中红军吃什么?
长征中红军吃什么?
2021年10月27日 12:03   浏览:65   来源:网友发布

  红军长征中吃什么?一定有人会说:吃草根、树皮,还煮皮带吃。这只说对了一半。实际上,在整个长征途中,红军的食物种类非常杂,除了粮食,也有肉类,以及野菜、野果、草根、树皮、野兽等等。


长征出发时要求每人背几斤干粮

1934年10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前,中革军委命令各军团迅速按规定配齐人员,补充武器、弹药、粮秣、服装等物资。要求每人携带4天的粮食,每个伙食单位按每人1斤油、1斤盐携带。

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西渡嘉陵江开始长征时,部队和随军民工每人都自带3-6天的干粮和3-5天的粮食。指战员所带的粮食有大米、苞谷等,分得粮食后自做干粮。大米的做法很简单:先将米煮成半熟,捞出空干水分,再将米倒入锅里加入食盐,炒成干米;苞米则先炒熟,然后加适量食盐磨面携带。这种干粮便于携带,可以干吃,也可以用水泡着吃,可以长期保存,不易变质。

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主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向平汉铁路以西实行战略转移。出发前,每人准备3天干粮,两双草鞋。当时,每个战士有两个米袋子:一个装生米,一个装熟食干粮。每袋可装四五斤,多余的粮食由马夫队的牲口驮运。

1935年11月19日,红二、红六军团主力由桑植地区撤离向西转移,部队出发前进行了行装检查,要求每人带3样东西,其中第一样就是一条粮袋,内装3天的粮食。

虽然各路红军出发前都做了必要的准备,带了干粮,但也只够几天的,对于路途遥远的长征路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

离开苏区后各部队自行筹措粮食

红军长征初期,主要通过没收、征发和购买解决给养。红军主力离开中央根据地后,由于没有根据地作依托,粮食等的补给越来越困难。对此,中革军委总政治部于1934年10月22日向全军发出了《关于筹粮、捐款暂行细则规定的通知》。《通知》要求:各部队在白区行动中,应随时注意筹款及征集资材的工作,主要的是没收地主反动分子财物,动员富农及城市商人捐款。不许丝毫损害工农群众的利益,防止无组织、乱没收行为。

11月12日、15日军委给各军团、各纵队首长连发指示电,要求野战军筹粮。“野战军正向郴宜线以西前进,沿途多山,房屋、粮食均缺乏,各部队要利用时机在经过的地域,搜查所有土豪的谷米及其他食物,并将没收的谷子迅速磨成米分发给部队,每人至少要携带5天的粮食,1天的炒米,还应带些干菜或盐炒豆子”。同时还指示,自己带不了的粮食和其它物资,留给后续部队,后卫部队可将多余的米谷、衣物等,全部散发给群众,造成敌人给养上的困难,以碍其前进。

为了轻装前进,部队带的行军锅80%在途中甩掉了,做饭更成问题。过苗山的时候,深山里人家很少,没收了土豪的谷子,找不到磨和碾,弄不成米,只好将谷发下去,各人在石板上搓去稻糠,煮糙米饭吃。

红军长征中使用的行军锅

在四渡赤水过程中,每占领集镇和村庄,红军部队都忘不了打土豪、开仓分粮,补充部队给养,解救穷苦的群众。1935年4月下旬,红军进占宣威和东川。宣威是滇东有名的富庶城市,宣威火腿驰名全国。红军在这一带休整期间,没收了官僚经营的火腿公司,获得了大批财物。这期间多次会餐吃火腿、腊肠等,改善了给养,补充了体力。

另外,红军也向当地老乡购买食物维持给养。红军先头部队(1个连)从皎平渡巧渡金沙江后,由于连夜行军作战,随身携带的干粮吃完了。为了解决给养,继续前进,就将路过村镇私人开的一些点心铺的饼干都买下来,全连100多人每人分到很少的一份。像这样的购买方法在老乡家也经常采用。

战场缴获的军需物资如雪中送炭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后不久,1934年10月21日晚,从江西于都西南的王母渡、新田间突破敌人第一道封锁线。沿途粤军丢下许多武器、弹药、食物等,都成了红军的战利品。

1935年1月24日,中央红军在贵州土城打垮黔军侯之担部3个多团,缴获并没收一部分酒、粮食和财物,除就地分给贫苦群众一部分外,其余分给各部队。2月下旬,中央红军再克遵义,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和给养,部队得到及时补充。红一、红三军团行至昆明东马龙县截获龙云送给薛岳的满载药品、给养、宣威火腿的3辆运输车,并缴获该地为国民党军队准备的一大批军粮。红军抢渡大渡河前,在开罗场缴获川军刘文辉部筹办的粮站,获得粮食4000多袋。

9月下旬,直罗镇战役后,红军在西兰公路上截获敌人由西安运给围攻红军的毛炳文部满载被服、鞋袜等军需物资的辎重汽车10余辆,并在平凉至固原间截获国民党西北军的重马车10余辆和军马300余匹。长征途中的缴获,都及时补充了部队,解决了部分急需。

红二、红四方面军在长征中,也通过战场缴获,获取一定数量的枪支、弹药、马匹、牛羊和粮食等物资,补充部队。如1935年8月底,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三十军取得包座战役胜利,缴获大批战利品,及时地给北上的红军补充了给养。

过雪山草地“要珍惜每一块牛皮”

过雪山草地,是红军长征中最困难的阶段,红军3个方面军先后翻越了多座雪山和茫茫草地,吃尽了千辛万苦,付出巨大牺牲。

通常所说的“雪山草地”主要位于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境内,地处四川省的西北部,青藏高原的东南边。参加过长征的邓颖超回忆:“长征中除了作战外,粮食问题成为当时最大的困难,尤其是经四川西北部藏族地区时,粮食就更困难了。”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也提到:“这一带人烟稀少,又是少数民族地区,部队严重缺粮,我们几乎天天为粮食问题发愁。”

为准备过雪山草地,1935年6月20日,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发布了《关于筹办节省及携带粮食办法的通电》,要求各部队除5天休整所需要的粮食外,应筹足7天粮食准备携带;各部队应尽一切可能并派遣部队在规定地区没收、征发及购买一切麦子、苞谷、杂粮、油盐及牛羊猪等食物;牛羊猪肉烤成肉干代替干粮,每1斤鲜肉作半斤计算;每天改成两餐,一稀一干。

由于当地物资奇缺,各部队很难按要求备足粮食。开国上将杨成武回忆:在藏区打鼓村时,“因地势较高,麦子尚未成熟,才开始含蕾,田野间还是一片青绿色。吃野芹菜、野苦麦菜、豌豆叶子,就从此开始了。每人每天只能吃三两整粒的青稞麦子,肚子里饿得确有点难受。每天各个连队轮流派出一些人去寻找野菜、野苗子,以作充饥之资料。”

红军长征途中翻过的雪山——夹金山

长征时任红三军团某连司务长的谢方祠回忆道:“进入雪山之前,上级通知我们轻装。我们把不必要的炊事用具都扔掉,只挑着可供全连吃一两天的粮食。另外每人还带着一些生姜、辣子和十斤干柴。”

过雪山时每人每天也就是约两小洋瓷碗煮熟的粮食。曾是红三军团十二团三营九连战士的谭发贵回忆说:“……饭也煮熟了。是什么饭呢?不是别的,仅是两小瓷碗用白开水煮熟的玉米,……每人只准吃一碗,剩下的那一碗得带到山上吃……谁也不肯吃。有人只吃几口,有人只吃半碗”。

红军过草地,各方面军走的路线和次数都不一样,最少的要走7天左右,最长的将近两个月。中央红军前卫团团长杨得志回忆说,当地的藏族同胞告诉他,过草地需要5到7天的时间,因此他们备足了7天的粮食。“我曾经多次向各营的干部们说:‘这一次,我们突出抓一件事——粮食。一定要把七天的粮食带得足足的,而且要尽可能多带熟食。’”

开国上将宋任穷在回忆录中说,“友情暖心克服艰难,7天7夜穿过大草地”,“我们就在这样的草地走了7天7夜,每天只吃三两粮,一两片烤羊肉干,主要靠吃青苗。过草地7天中,我们没有看到一间房子”。

红军长征经过的川西草地

1935年8月,中共中央率领右路军,从毛儿盖出发,穿越松潘草原向甘南进军。部队过草地前,曾要求每人带足10天粮食(10斤),但由于筹粮不足,大部分未带足10斤,有的只带2、3斤,除肉(皮)干外,主要是煮熟的青稞麦粉,也有煮过甚至未煮过的青稞麦粒。每到休息的地方,战士以班为单位,用盆子或搪瓷杯烧开水泡青稞麦粉喝或者煮麦粒吃。第4天就出现断粮,很多人只好四处挖野菜吃。野菜吃光了,只好挖草根、剥树皮吃。到后来,甚至把腰皮带、枪皮带等削成小片用水泡后煮着吃。

红二方面军在过草地前只准备了七八天的粮食,当时预计有10天可通过草地,但实际上走了20多天。开始时规定,每人每天只能吃3小碗炒面,过了两天减少到两碗,再过两天减少成一小碗,又过几天成了半小碗,到后来就断粮了。战士们把一点炒面掺野菜熬糊糊喝,后来则完全靠野菜、草根等过活了。加上红二方面军走在红四方面军后面,前面部队把野菜采光,后卫部队甚至连野菜根也难以找到了。最后不得不杀掉驮帐篷、物资、武器的牦牛和战马来充饥。一头牛或马,全团吃好几天,甚至将牛、羊骨头收集起来,以及草鞋上的牛皮、枪皮带、腰带等煮汤充饥。

红四方面军派许世友率骑兵师筹集到二三万头牛羊和四五万斤粮食,在安曲留下1090多头牛羊给后面的二方面军。朱总司令专门对兵站负责人说:“这个任务很重要,我们后卫还有几万红军,总指挥部决定把四方面军直属队所有驮帐篷、行李的牦牛留下来供应部队。从这里走出草地还得6天,咱们每人每天发的牛羊肉,连皮带肉不能超过1斤,其余的都留下,否则,后卫部队就过不了草地。”朱总司令强调说:“羊子杀了用开水烫,牛皮用火烧,肠肚子也要吃掉,要珍惜每一块牛皮!”

红四方面军在过草地前做了认真准备。每人每天以4两为标准,准备了过草地需要的粮食,同时号召各部识别可食用野菜、野果。征集了一些牦牛作运输工具,同时在粮食困难时,可以宰杀牦牛充为给养。为此,在炊事员中进行了牛羊肉烹调训练,要求以班、排为单位带一口锅。左路军过草地时,在朱总司令主持下,开了一次野菜展览会,指导指战员学会识别可供食用野菜的知识。

红军长征吃的野菜标本

到达陕甘后提出“大家要食得好”

1935年8月下旬,右路军经过艰苦的草地行军,到达半农半牧的巴西、班佑、阿西一带,伙食有了很大的改善,每天可吃到萝卜、胡豆、甜菜、麦子,可以吃饱,体力开始得到恢复。休整期间,各级政治部门开展了广泛的筹备粮食的工作,红军的给养得到一定补充。

当红军离开了雪山草地的藏民地区,进入甘肃南部的大草滩、哈达铺地域。哈达铺是甘陕川三省交界的商贸集散地,物价非常便宜,各个伙食单位都买到了羊肉和白面、盐、油,与过雪山草地吃野菜、青草,数月不尝盐油之味的情形比较起来,简直是天上地下!

哈达铺镇

老红军杨定华回忆:因为估计到物质条件的可能,红军总政治部特别提出“大家要食得好”的口号。这个新奇的口号,是我到红军几年来第一次听到的,这大概是因为红军体力急待恢复的缘故吧。这也就是红军政治工作的特点和无微不至的地方。一时“大家要食得好”的口号传遍了整个部队。各个连队伙食单位,都割鸡杀鸭,屠猪宰羊,每天三顿,每顿三荤两素,战士们食得满嘴是油,光溜溜的,简直像过年一样!当时红军战士见面打招呼就是“同志新年好啊!”许多老红军回忆,自从参加红军以来从来没吃过这么好!

“大家要食得好”,看似很平常的一句话,在长征的艰难困苦岁月里,就是一句振奋人心的口号,极大地鼓舞了红军将士,走完长征路,去迎接中国革命新的高潮!




源:中国军网微信


责编:郝多

编审:陈卫平 陈竞超


头条号
网友发布
介绍
分享采育生活信息
推荐头条